给您最好的
碧珠奶茶!

奶茶的四种喝法(一)

今天元宵节,虽然深夜了,没有吃到甜甜的元宵,那就分享一下甜甜的故事吧

一 

可以想念,可以眷恋,但不能停留在原点

十五岁之前,慧文一直在香港的一条旧街生活。隔壁有一家冷饮店,招牌饮料是丝袜奶茶,做得极好,奶香浓郁口感绵滑,价钱也不贵

夏日放晚学后,慧文一定要去买一份,哪天不去买,心里便感觉空落似少了些什么。

十岁,慧文闹了个笑话,在整条街中都出了名,奶茶店的老板开玩笑地问慧文:你这样爱喝丝袜奶茶,那你嫁给我儿子吧。一生喝奶茶都免费。慧文来了劲儿,一本正经地问老板是不是真的。老板便说是真的。他儿子刚读大学,暑期一直在店里帮忙做丝袜奶茶。老板的儿子很年轻,白白的一张脸,斯文得很,慧文往操作间里仔细地望了望,转过身来对老板说:好。等我拿到身份证后,我便嫁给他。你现在立字据吧。说着便真的从书包里拿出纸笔来,老板面对慧文递过来的纸笔明显有些惊吓,谁会料想到玩笑话被一个十岁小儿当了真?

小路那年才七岁,刚上小学。名义上说,小路是慧文的弟弟,小路跟着妈妈嫁给了慧文的爸爸,慧文是一直不喜欢他们母子,但小路似乎不那样想,慧文到哪,小路通常是静悄悄地跟着的。今天当然也不例外。

小路用了吃奶的力气,把慧文拽着拉着从冷饮店里跑出来,慧文发了火:你拉我做什么!小路说:他配你太老了。说完装得很酷的样子回家去了。

可这事并没有就此完结,冷饮店老板不知是为显得意还是为了做奶茶广告,把这事情在街坊邻居中大肆宣传,于是不到一日时间,整条街便都知道慧文是贪食妹仔,为了一杯奶茶愿意把自己的终身卖掉。大人们,也就是当成笑话讲而已。慧文一开始,也便是当成笑话听的。

直到十四岁的那个夏天,她又去喝丝袜奶茶。冷饮店现已经在九龙和湾仔都开了好几家分店,但这家老店的生意仍是很好。慧文仍不改习惯,每天必去。

那天的奶茶是一个年轻人端出来的:嗨,慧文,我是柏明,就是,嗯,你曾经想嫁的那个人。年轻人笑的时候,牙齿白亮白亮的,慧文很喜欢。

十四岁的慧文,发育良好,少女的美丽校服也掩饰不去。不知是要怪那杯奶茶,还是要怪柏明笑得那样阳光清爽,或者是怪慧文的天生丽质。两人相差整整十年是如何牵手的,慧文后来仔细地想过,跟自己的天真固执没有关系,那是因爱情的力量吧,使得两人有些不管不顾。

只是慧文尚未成年,于是这段爱,成了不伦。慧文被父亲关了禁闭。柏明挨了打,是十二岁的小路打的,折了一条手臂。至于二十四岁的柏明是如何被十二岁的小路打伤的,慧文没有见到。柏明被匆忙送出国去留学,慧文也不能去送。她被关了整整三个月的禁闭。在家是门窗紧锁,去上学,是小路做了贴身的保镖。

十二岁的小路,眉眼俊秀神情不羁,有点小坏坏的微笑,眼神却清澈,很招女孩喜欢。只有慧文,怎样看他,总觉得可憎,恨他为何将柏明打伤。小路却并不介意,似乎跟在她身后,是他生活的唯一意义。

慧文曾引他郊外,设陷阱令他扭伤了脚。当小路拖着肿得不成样子的脚回家时,慧文心里不是没有闪过诸如愧疚之类的词,但一想到被打伤的柏明,便又释然了。柏明柏明,柏明现在到底在哪呢?

一年后,父亲决定再次离婚,小路的母亲想法亦然。离开香港前往深圳的前一天,慧文一个人,在那些她和柏明曾经走过的地方来来回回地转悠,无限怀恋。

走吧,走吧,想念,眷恋…

可,已不能停留在原点

二 

有些人,一擦肩就是一辈子的距离

大二那年,慧文回了一次香港。当然也回了那条旧街。慧文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在寻找,也不知道自己要在寻找什么。

老街拆了。

当慧文站在旧冷饮店那些残垣碎瓦前忽然鼻子发酸时,慧文才知道,十四岁的夏天,她仍是不能忘记。她是寻找柏明而来的。凭着旧记忆,她去了九龙,又去了湾仔,那是全香港最好喝的丝袜奶茶,每一家分店都顾客盈门。

她问一个店员:老板呢?店员这样答:生意好,老板享受世界去了。慧文是固执硬性,问到店经理,说是老板旧邻居,终于探听出老板儿子发达了,请老板环游世界。

慧文在柏明公司楼下等了整整三天,也好在她尚年轻,在柏明出现的那一个瞬间不至于憔悴不堪。

慧文确定,她确定柏明是看到了她的。非常确定,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。只没想到的是,柏明竟未认出她。

嗨。

你好。

三个字的对话。慧文说嗨,柏明说你好。然后柏明越过她,与一个妩媚女郎拥抱:宝贝,等很久了么?

分别多少年?整整七年。七年的每一天,慧文仍是紧紧记得他的笑,及他拉手的温暖。七年于一个十四岁的少女,是一段漫长的等待与成长过程。可七年于一个二十四岁的成年男子,不过是风花雪月的弹指一挥间。

慧文张嘴想叫柏明哥。但终究没有叫出口。他若是转身,又能认出她吗?有些人,一次擦肩而过,便是一辈子的距离。

慧文想哭,但始终没有掉眼泪。她回到那条旧街,在冷饮店的断墙下捡了一块砖头,带回了深圳。

也是这一个夏天,她收到了小路写来的信。信没有什么内容,不外是说夏天出了海,香港新增了几处游乐园,家里小猫生了猫仔,诸此之类。

小路没有说必须要回信。就是说了,慧文也不一定会回给他。关于小路,除了他总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怎么也甩不掉的影子,其它,慧文半点印象也无。

倒是丝袜奶茶,怀念那滋味时,慧文做梦都会惊醒。

深圳很难喝到地道的丝袜奶茶。但慧文仍是会去喝。别的女孩,很少有一个人去喝冷饮的。但慧文不一样,慧文去买丝袜奶茶的时候,总是一个人去买,一个人喝。

大四,慧文交了男友。原因是,他提了一杯丝袜奶茶来约她。可未毕业,慧文与男友分手了。男友传出流言去说,美女江慧文是冷血的